长在红旗下25期末考试烽烟起五班六班暗比

情感  2020/01/22

长在红旗下25 期末考试烽烟起 五班六班暗比拼

1972年最后一天,方文友吃过晚饭,写了一篇日记,对1972年做了小结。他在日记中写道:1972年是我上中学的第一年,再过几个小时,充满希望的1973年就要来了。在这辞旧迎新之际,回顾总结过去一年的学习思想情况,展望一下新的一年,对自己来说是很有必要的。

首先,在政治上自己提出了加入和共青团申请,但没有任何进展,还徘徊在组织的大门之外,辜负了父亲对自己的殷切希望。从主观上查找原因,自己的思想政治觉悟不高,受封资修的东西影响很深,发生了看手抄本《第二次握手》事件,受到老师严厉批评,还写了检讨书,几乎成了一名后进学生,现在想起仍非常后悔。新的一年,我要彻底改造非世界观,提高阶级斗争觉悟,擦亮眼睛,抵制资本主义腐朽文化思想的侵蚀,以实际行动加入。

其次,在学习上自己进步不大,学习成绩呈下降趋势,其中考试排名13,这在近两年来是没有的。分析原因,主要是自己存在偏科倾向,对数学、物理、政治、语文、地理比较重视,学习也有兴趣,而对外语、农业的学习不认真、不刻苦,这两科的成绩影响了自己的平均成绩,使平均分数跌在前10名之外。1973年在学习上要纠正偏科问题,加强外语和农业的学习,把这两科的成绩提高上来,确保期中期末考试平均分数进入班级前10名。

第三,要站稳立场,划清界限。班级的形势总体是好的,但也存在一些问题,分伙分派,不太团结,男生里有胡为民、成东方、武鹏飞各有一股势力,自己想保持中立已不可能,目前已是胡为民这伙中的一员,但自己也要搞好与成东方和武鹏飞他们的关系,尽力不得罪人。女生中与谷红霞与杨晓娟她们保持等距离关系,不偏不倚,无远无近。

总之,新的一年,自己要有新的进步,新的气象,新的变化,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方文友写完日记快8点了,他洗了把脸,就坐在收音机前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晚间新闻节目。8点整,收音机里传来东方红乐曲声,之后男播音员播报了红旗杂志解放军报社论。

每年的元旦社论既是对上一年度全国工作的总结概括,也是新一年度全党全国全军各项工作的总纲。讲,路线是个纲,纲举目张。学习元旦社论就能起到纲举目张的作用。

从1971年起,在父亲的影响下,方文友养成了收听元旦社论的习惯,虽然他还小,听不太懂,但对全国的形势和政治动态有个大致的了解。

方文友边听边记,把自己认为的新观点、新提法记在笔记本上。

国内外形势的发展,使我们更加深刻地认识到:‘这次,对于巩固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建设,是完全必要的,是非常及时的。’那些千方百计这场大的,那些做梦也想着把中国变成他们的殖民地的英雄好汉们,已经遭到了历史的无情嘲笑。

在新的一年里,我们要把批修整风这个头等大事继续抓紧抓好。批修整风,首先是批修,其次才是整风。各级党委要严格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始终把批判的矛头对准一类骗子,牢牢掌握这个斗争的大方向。

方文友在日记中记下了是完全必要的,是非常及时的”和批修整风是头等大事,批修整风,首先是批修,其次才是整风”这两段话。

爸,广播里说一类骗子,是不是指?方文友问父亲。

社论没有公开点的名,但一类骗子就是指集团,父亲说。

为什么不公开批判修正主义路线呢?方文友有些不太理解。

父亲想了想说,迟早会点名的,现在时机还不太成熟吧!

方文友哦”了一声,想起了九一三”投敌摔死温都尔汗事件后的一件事。

那是1971年10月份,父亲比平时晚下班一个多小时,方文友问父亲今天下班咋这么晚,父亲悄声对他说,开会了,传达中央文件。方文友好奇地问,爸,什么内容?”父亲看全家人都在场,摇了摇头,保密,不让外传。”方文友一脸失望去写作业了。

父亲吃完饭,点燃一支烟,碰了一下方文友,向南屋走去,方文友跟着来到了南屋,父亲把门关上,严肃地问:

你能保密不?

方文友一听就知道想告诉他中央文件的事,斩钉截铁地说:能!

死了。

啊!方文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父亲说:你小点声,别让他们听见。

方文友再也没吱声,只听父亲把中央文件的内容传达给他。

方文友记住了这些关键词,九一三、山海关、叶群、林立果、三叉戟、温都尔汗、投敌父亲把这个当时只传达到党内的文件内容告诉方文友,这是对他的最大信任,年方13的他享受了一名党员的政治待遇,这是父亲给予他的最深厚的爱。不久后,同学中开始有人传播有关摔死的,有的同学问他,他说不知道,有的同学议论,他也没参与。方文友没有失言,他兑现了对父亲的承诺。

1月3日,新年休息了两天的同学们早早来到了学校,开始了期末考试的最后冲刺。次日进行了最后一次测验,1月5日下午自习课,赵老师公布了测验结果,六班平均成绩提高了7个百分点。新结对的几名同学有很大的进步,赵老师特别点到章文远,他的平均成绩比期中考试提高了10多分,赵老师喜出望外 对期末考试信心倍增。离期末考试还有一周的时间,我们要再加把劲儿,把七门课程再过一遍,只要我们发挥出这个水平,战胜五班就有九成的把握。听赵老师这么说,同学们也是信心十足,恨不得马上就开始进行考试。

1月6日是星期天,刘凤珍学习小组在她家学习,组员有李云霞、徐玉菲、叶素芳、刘向阳、周国卫。杨晓娟的入团虽然是意料之中的事,但对刘凤珍来说还是有影响的,班级还有三个班不是团员,下批发展能不能有她,刘凤珍心里也没有把握,如果发展不了,就只能等第四批了,这样面子上有点过不去。眼下刘凤珍考虑的有两件事,一个是入团,一个是发展自己的势力,单打独斗不行,孤家寡不可取,光学习好是不够的,论学习她比谷红霞和杨晓娟都强,可是赵老师并没有先发展她入团。有时她也琢磨赵老师的用人标准,但想不通谷红霞哪方面比自己强,赵老师咋这么器重她呢?真是瞅绿豆—对上眼了。

估计第三批发展团员会在五四青年节,还有四五个月的时间,去掉寒假也就三个多月,这段时间要做出点成绩来,最容易出成绩的就是学习了,把小组的学习成绩抓上去或许是个捷径。组里李云霞、徐玉菲不用操心,叶素芳的进步也挺大,最愁人的是刘向阳、周国卫两个男生,基础太差了。周国卫还好有上进心,学习也挺努力的,但怎样把刘向阳的成绩搞上去,让刘凤珍颇费脑筋。

刘凤珍正想着,刘向阳来了,别的同学没到啊?

啊,还没那儿,刘凤珍说。

哎,把你的作业给我,刘向阳上来就想抄作业。

要我作业干吗,自己写,刘凤珍板着脸。

你、你这不是难为我的吗?我要是会写不就写了吗?刘向阳有点不快。

自己写吧,哪儿不会我给你讲,刘凤珍说。

唉,讲我也不会啊?让刘向阳下棋行,一提学习他脑袋都大了。

不会就学呗,不学谁也不会,刘凤珍有点生气了。

你不知道我笨那儿?刘向阳以自己笨为不学习的理由。

你笨?你下象棋咋那么厉害呢?刘凤珍使出了激将法。

嘿嘿,一说到下象棋刘向阳乐了,你还知道我下象棋厉害呀?

咋地,没想到吧!刘凤珍露出得意的表情。

没想到,真没想到,刘向阳盯盯地瞅着刘凤珍,脸上带着欣赏的笑容。

瞅的刘凤珍不好意思了,喂,你别这么看我行不?不认识咋地?

长得真带劲儿,瞅瞅怕啥,刘向阳依然目不转睛。

刘凤珍扭过头,去去去,别瞎说,学习吧。

我没瞎说,我说的是心里话,刘向阳辩解了一句。

刘向阳确实没有瞎说,他从小学起就欣赏刘凤珍,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欣赏自然而然的演变成喜欢,也在情理之中。刘凤珍学习好,还是班,而刘向阳除了下象棋好以外,实在是乏善可陈,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高攀不上刘凤珍,把对刘凤珍的喜欢埋藏在心底,但遇有合适的机会,沉在心底的情愫就会泛滥一下,这种情不自禁的泛滥也符合一个成长中的大男孩对自己钟情女孩心理上的暧昧体验。

李云霞、徐玉菲、周国卫、叶素芳陆续到来,小组学习正式开始。大家有什么问题提出来,我给大家辅导一下,刘凤珍说。

我这儿全是问题,风珍你别辅导了,还是让俺们抄作业吧!刘向阳面对数学、物理题就是一头雾水。

不行,必须自己答,刘凤珍毫无通融的意思,这可愁坏了刘向阳,刘向阳手握钢笔,面对演算本却不知从何下笔。刘凤珍站在他身后看着,心里想笑,但憋了回去,她怕伤刘向阳的自尊心。

愣着干吗?你倒是写啊?刘凤珍用手指点了下刘向阳的脑袋。

这脑袋就够笨了,你还点啊?刘向阳想调侃一句,讨好刘凤珍让他抄作业。

刘向阳你不知道啊,凤珍的手能点石成金,李云霞开起了玩笑。

刘向阳笑嘻嘻地,冲着刘凤珍,那麻烦你多点几下吧,我就开窍了。

刘凤珍哭笑不得,多点几下,我还怕脏了手呢?一股头油味。

还还头油味,看咱这羊毛卷自然的,多带劲!

说这个有用吗,你就是一身羊毛又能代表什么?刘凤珍又使劲点了点他的脑袋。

唉呀,别点了,我这儿花岗岩脑袋呀,别说用手点,用撬杠撬恐怕也开不了窍了,刘向阳自我解嘲了道。

行了,别扯哩哏儿棱了,赶快复习吧!周国卫看他们几个磨磨叽叽地没完没了扯闲篇,心里烦燥,嘟囔了一句。

刘向阳有点不高兴,想说什么,看刘凤珍正瞪着他,就没再言语,开始低头答题了。整个下午,刘凤珍在刘向阳和周国卫之间忙活,给他俩讲题,启发他俩的思路,刘向阳对学习有了一点兴趣,这与他对刘凤珍的喜欢有一定的关系。异性相吸的法则具有神奇的魔力,只要用心观察就会发现,这个亘古不变的自然法则在芸芸众生的大千世界几乎无处不在。

下午4点,小组学习结束了,刘向阳、周国卫、叶素芳走了,屋里只剩下刘凤珍、李云霞、徐玉菲三姐妹,她仨随便聊了起来。李云霞对刘凤珍这批没有入团抱不平,凤珍,你的学习成绩比杨晓娟好,赵老师也不知咋想的,不发展你。

徐玉菲也是深有同感,真是这样的,不是咱们之间好才这么说,你各方面真比杨晓娟好。

刘凤珍真诚地说,这事儿啊往往是当事者迷,旁观者清,我在学习上比杨晓娟好点,但综合地看还是有不如她的地方,起码我在班级的影响力就不如她,赵老师考虑的一定比我们全面,他得从班级的整体出发。

这么说也有道理,杨晓娟与姜雅敬结对后,把白凤玲和叶素芳也争取过去了,现在又和邓秀兰结了对子,这在她那片的影响更大了,李云霞感慨道。

哎,你俩注意到没,我怎么觉得武鹏飞和谷红霞不像以前眉来眼去的了?刘凤珍把自己想的和两位好姐妹说了。

徐玉菲一拍大腿说,是啊,我也有感觉啊,你上次和俺们说了以后,我一直挺留心的,是和以前不一样了。

是他俩闹掰了,还是发现了什么?李云霞有点疑惑。

这个不好说,早晚会水落石出的。”刘凤珍相信自己的判断,她坚信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的道理。

假如他俩真有那样的事,要是让赵老师知道了可够喝一壶的,徐玉菲说。

这也不好说,谷红霞可是赵老师眼里的红人,刘凤珍对谷红霞有自己的看法,只是她还不能把心里话全部说出来。

我看红的都发紫了,对谷红霞的受宠,别说是李云霞,任何女生都是看不过眼的。嫉妒这种心态只会发生在你所熟悉的人中,你不认识或与你无关的人再怎么样,你只会羡慕,而不会嫉妒,根本原因在于这个人潜在地影响了你的利益,才使你愤愤不平的。

行啦,不合计他们那些破事了,咱们把这次考试考好才是真格的,学习对于我们才是最重要,将来没准会考大学呢!”刘凤珍是有大学理想的人,如果在文革”前,以她的学习成绩是这个班级里最有可能考上大学的,可惜生不逢时啊!

李云霞和徐玉菲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每年一月份是这座城市天最短的季节,也是最寒冷的时候。

六班第三次测验平均成绩提高了七个百分点,这让五班的方老师坐不住了,期中考试时赢了六班,方老师不想在期末时输给六班。星期天在家休息,她把全班同学的试卷拿回家,对各个科的成绩和同学的表现做了全面的分析,主要问题出在数学、物理和语文这三大科上,数学、物理这两科加分题答的不好,只有几名同学答了加分题,但得满分的了了无几,语文主要是作文,记叙文写的太一般了,没有生动的故事,全班作文平均分还不到30分,除高志杰作文写的好一些得了38分外,语文课代表韩宏达也只得了32分。还有几天就要考试了,方老师感到时间紧迫,必须利用好这几天的时间,重点解决好加分题和作文的写作。怎么办?方老师想了一个晚上,数学、物理加分题只能多作题,作文只能启发同学思维,打开大家的思路,采撷各方面的故事,供同学参考。

周一早上,方老师来到学校,没有去教师办公室,直接进了教室。看到几名不爱学习的同学还在哪儿唠闲嗑,一点没有考试前的紧张状态,方老师脸上掠过一丝不悦,但她克制了自己的情绪,对同学们说:同学们,我们上周进行了第三次测验,这次测验的结果不是特别理想,我们班进步不大,但六班成绩提高很快,超过我们班七个百分点,如果以目前的状态参加期末考试,我们班就不能保持平均成绩学年第一的荣誉。大家知道期末考试比期中考试重要,这个道理我不用多说。大家也明白,假如我们在期末考试中败给六班,那意味着我们迈入中学第一年将不仅在体育上在学习上也输给了六班,这是我非常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我想也是有上进心荣誉感的同学所不愿看到的。离考试还有几天时间,俗话说,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我们若是把这几天利用好,还是能够迎头赶上的。昨天晚上,我把全班同学的试卷看了一遍,主要问题是我们班尖子生太少,数学和物理的加分题答的不好,影响了这两科的成绩。另外作文写的也很一般,我们班作文平均分数不到30分,而六班却是32分,我想这几天我们要重点强化数学、物理加分题的练习,还要写几篇记叙文。这次数学成绩考的比较好的同学石国柱和赫秀茹要利用下午的自习课时间给同学讲加分题的审题、分析和计算,刘宝贵、张瑞雪负责物理加分题的练习,高志杰和韩宏达讲一讲记叙文的写作。大家不会就学,不懂就问,不要自欺欺人,我们的目标就是保持我们的荣誉,在期末考试中取得优异的成绩,同学们,有没有信心?”回答有”的同学既不齐也不响亮,方老师苦笑一下,大家早上没吃饭哪儿,怎么有气无力的,有没有信心?”这次全班同学异口同声有!”声音非常齐整响亮,透过墙壁传到了六班,六班的赵老师也正在早自习上训话。

同学们,大家听到刚才五班喊什么没有?”大家纷纷说,听到了,喊有”呢。知道‘有’是什么意思吗?”赵老师又问了一句。同学们面面相觑,可能与期末考试有关吧?”杜子明冒出了一句。

你说对了一半,不但与考试有关,更主要的是与我们班有关。听赵老师这么一说,同学们都来了兴趣,期待赵老师的下文。

上次我和大家说了,我班第三次测验成绩超过五班七个百分点,如果考试时我们发挥出这个水平,我们有绝对的把握取得学年第一的名次。方老师教学经验丰富,她肯定意识到了这一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正在对五班同学进行最后的动员,目标就是保持五班的荣誉,那个‘有’前边的问话或许就是‘有没有信心、有没有决心’之类的。测验不是真正的考试,真考试时还要看大家的临场发挥,稍有松懈懈怠,我们就有可能大意失荆州,功亏一篑,所以我们必须保持高度的紧张状态,每个人都不能有一丝一毫的侥幸、一丝一毫的懈怠,大家一定要全力以赴去迎接这次考试,每个人都要把自己的成绩提高一块,我会拿你们期末的成绩和期中进行对比,成绩提高多的是下批重点发展对象,已经是的是下批团员重点培养对象,我也不问你们有没有信心决心了,我就看你们的成绩,用成绩说话最有说服力。赵老师的洞察力、判断力和煽动力真是不可小视,他对同学心理的揣摩太到位了,他知道大家想的是什么,要的是什么,他就抛出了诱饵,这个诱饵就是同学们的政治目标,在那个特定的时代,青年人把政治生命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真应了伟大领袖的那句话—青年应当把坚定的政治方向放在第一位。

刘媛媛听了赵老师的话,受到了巨大的激励,看到了加入的希望,她对自己的学习也进行了剖析,成绩在班级中等水平,但数学和物理在中等偏下,提高成绩必须在数学和物理上下功夫,一般的计算题她基本上还能解出来,最难的还是应用题和加分题。她不想在学校里问这个问那个的,那样会使其他同学知道自己要求上进爱学习了,她想被窝攥拳头—暗使劲儿,蔫巴俏地把学习抓上去,这就需要二祥的辅导。

想起二祥的那次不轨行为她还是心有余悸,她当时跑了出来,书包都没有拿,后来是二祥给送回来的。她知道二祥喜欢她,她自己内心对二祥也有好感,好感于二祥的聪明和智慧。这段时间,她遇到不会的题也会想起他,回忆两人在一起时的那段时光,有时还想重现一下那些场景,重温一下那些感觉,但又害怕他的冲动和非礼,她对可能发生的情况做过设想,有些问题她还不知道如何应对,他追我怎么办?他提出和我交朋友怎么办?同意意味着什么,拒绝又会怎样,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这些问题会涌上她的心头。那天她和二祥在胡同里遇见了,他俩都有些尴尬的避开了对方的目光,她相信二祥不是一个坏男孩,就像自己也不是一个坏女孩一样,如果那样我们还是好孩子吗?青春期烦恼是好孩子坏孩子都要面对的一个共性问题,性别意识的觉醒使异性由孩提时的排斥到青春期的相吸,这是原始的力量,生理的本能,不能生硬地贴上坏孩子的,以此区分好孩子与坏孩子更是不科学的。

晚上吃过饭,刘媛媛做下午自习课留的数学和物理加分题,她勉强把第一道数学题做了出来,但不知道是否正确,后边的三道题一筹莫展,不知从哪儿下手做,忖思了半天,只好去求助二祥。

她来到二祥家,二祥家刚吃完晚饭,二祥在房间后边的厨房洗碗,刘媛媛推开门,见屋里没有二祥,叔,二祥在家没?二祥,媛媛找你,二祥的父亲冲后屋喊了一声,二祥从后屋出来,手上油渍麻花的。二祥,有几道题不会做,麻烦你教我一下,刘媛媛说明了来意。哦,你等会儿,我洗完碗就去,二祥答应了。你洗洗手去吧,人家等着呢,碗让你哥洗,大祥你去洗下碗,二祥的父亲说。

二祥净了手,与刘媛媛出来,刘媛媛在前,二祥在后,两人闷头走,没有说话。进了屋,刘媛媛把二祥让到书桌前,书桌上摆着她的练习本,你看看我刚才算的这道题对不?二祥坐在小方凳上,从头至尾看了一遍,拿起笔在一张草纸上计算几个数,思路是对的,最后的得数算错了,二祥说。刘媛媛看了看,确实是自己马虎了。二祥笑了笑,这几个月你进步满大的,这样的题能做出来不太容易。听到二祥的夸奖,刘媛媛心里美滋滋的。有些特殊乘数的积你应该熟记于心,遇到时不用再算直接就写,这样会省时间的。比如11×11、12×12…15×15、25×25…等,二祥边说边把这些乘数的积说了出来,这些得数二祥了然于胸,刘媛媛十分佩服,怪不得学习好,他真是用心啊!二祥在一张纸上把这些常用数写了下来,把这纸条放入文具盒里,没事的时候背一背,一星期就烂熟于心了。 刘媛媛接过纸条叠好放在了文具盒里。

二祥很快把前两题做完了,在算第三题时遇到了麻烦,这是一道热能与热量转换方面的物理应用题,也许是学了一年多了有些忘记,也许是这章内容学的不够扎实,二祥想了半天,也没找出思路,头上憋出了汗,他把教课书的这章内容从头到尾地仔细地看了一遍。刘媛媛看他急出了汗,从厨房盆里拿来一个刚化开的冻秋梨给二祥,二祥接过梨咬了一口,一刹那间,他猛然开窍了,冻秋梨在凉水中解冻的原理不就是一种热量转换吗,二祥扭头看了刘媛媛一眼,你这个梨给的太是时候了,一下子让我开了窍,这道题与冻秋梨的解冻道理是一样的。 刘媛媛也欣喜异常,是吗?早知道早给你就好了,我看你头上冒汗了,给你去去火,真是巧了。二祥很快把这道险些让他丢脸的题做了出来,他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这道题差点成了我的‘滑铁卢’幸亏你这梨帮了忙,谢谢你啊!谢我什么啊,我得谢谢才对,你刚才说什么‘洋铁壶’。

二祥哈哈哈地笑了起来,看二祥那么笑,刘媛媛猜到自己说错了,让二祥捡了笑话。我说的不是‘洋铁壶’是‘滑铁卢’二祥解释道。‘滑铁卢’是什么意思啊?刘媛媛问。

二祥收住了笑,一本正经地说,滑铁卢是比利时的一个小镇。滑铁卢战役是军事史上著名的战役之一。1815年率旧部逃离厄尔巴岛,返回巴黎。英国、奥地利等国君主集结了重兵,准备分头进攻巴黎。击败敌人,赶到比利时布鲁塞尔南的滑铁卢村,与英队相遇,率军与英军交战。正当两支军队都疲惫不堪时,敌人的援军赶到了,猛攻法军的右翼,率领的法军失败。滑铁卢的意思应当说是意外的重大失败,就像三国中关羽的走麦城一样。

哦,是这样啊,你的意思是说最后这道题没答上来,你今天就‘滑铁卢’了,走麦城了,对不?刘媛媛问。

是的,我用这个典故做下比喻而已,二祥起身要走。

你的知识真渊博,有时间多给我讲讲呗!刘媛媛甜甜的笑意里含了一点乞求。

行,没问题,二祥出了门。刘媛媛送他到门口,二祥回过头,你快回屋吧,外边风大,别冻感冒了。

刘媛媛哎了一声,目送二祥进了自己家的院子,才回屋里。

小儿眼屎多
儿童咳嗽专用药怎么样
玉林正骨水疗效怎么样
相关推荐
我喜欢夜

夜!我喜欢夜,喜欢群星璀璨,月光莹莹。喜欢靠在周星怀里,听着他低声说着笑话。 周星是我的男朋友,...

情感 · 2020-02-24 09:17:04
Pai酱毕业啦

Papi酱毕业啦!穿硕士服拍照清新如画Papi酱毕业啦!Papi酱毕业啦!Papi酱毕业啦!  明星网资讯,7月6日下...

情感 · 2020-02-24 05:18:06
刘欢女儿刘一丝近照曝光

刘欢女儿丝丝近照曝光 金发红唇显狂野(图)刘欢女儿丝丝近照  日前,刘欢女儿刘一丝近照曝光,24岁...

情感 · 2020-02-24 04:23:08
天道编程 第一五二章 我想将天龙世界现代化

天道编程 第一五二章 我想将天龙世界现代化看着下面几万号江湖人物,萧易很满意!有情有义真汉子!能...

情感 · 2020-02-24 01:48:56
我刚从车里下来还不等车门关闭

我刚从车里下来还不等车门关闭,就听见路边有妇女的喊声:“油桃油桃,利核油桃;树上不结果,店里没...

情感 · 2020-02-24 01:35:19
内地跨年晚会既不用赶场

明星跨年身价曝光 王力宏要200万罗志祥170万王力宏(资料图)10月12日电 据台湾“中国时报”消息,...

情感 · 2020-02-24 01:2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