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城物语

情感  2020/01/21

连城物语,关于连城是哪个市的介绍

江湖并不险恶。

险恶的是人心。

人心才是。

最大的江湖。

/兰陵王。

连城物语

这日子平淡无聊,无聊得连浮想联翩都懒得去做。

透过阳台,小区里的人来来往往,小车过来一辆,又过去一辆。这路啊,就像传送带,把人和车来回传送,把黎明和黄昏来回传送。 写点啥呢?

哦!我的东北大哥,我的连城岁月。

一。

1998年春。

不矫情不做作,李三儿就是没从毕业时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两年了,这心情时好时坏,特别是和学校来的张家兄弟死打一番后,心情更坏。

那就歇一段时间吧,三儿!

校长待他自是如兄弟。有李三儿在学校,附近的流氓混混不敢来捣乱,拼命三郎的名字是打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

好吧,歇就歇。李三心里半是感激半是解脱,正好到潍坊看风筝去。

潍坊,这个山东中部的地级市,因为风筝而名声远扬,远到国外。

四月的潍坊已是春花竟放、夏花含苞的美妙时节,和着人们乐呵呵的心情,迎接一年一度的国际风筝节。我们的李三儿背着个包也来了,来看看这个早已闻声已久的风筝节到底是个啥样子 ,有好多风筝!哈哈。

通向主会场的一座桥上,传来一阵叫骂声,还夹杂着女人的哭声和讨饶声。看看去!也就是这一看,几乎要改变李三儿的人生!

一个30来岁的男人被7,8个地痞混混围着殴打,满脸是血,踹倒在地上,刚要起来又被踹倒,只能双手抱头继续承受拳脚的攻击,但两眼瞪着,不服气!旁边妻子模样的女被摔倒在地,一边哭嚎着哀求一边护着怀里被吓得哇哇大哭的孩子 。

妈了个x,刚买的皮鞋就给我踩脏了,赔钱!一个年龄稍大点的痞子,染着一头黄发,咱们姑且叫他阿黄吧,回过头来对着女人啪啪两个耳光 。

大哥,俺小孩调皮乱跑踩您脚了,您打了俺小孩一巴掌,俺也给您赔礼道歉了啊…呜呜呜。

妈妈哭,那孩子哭得更厉害了,显然是被吓到了。

不行,赔钱,1000块!阿黄啪啪又是两个耳光,起身又去殴打那个满脸是血的男人。围观者多,但敢怒不敢言,惧于痞子们的凶恶,又大部分是外地游客,他们的心理,李三儿自然明白的。

大姐,起来哈,看好孩子。李三儿放下背包,把孩子抱着,扶起那女人。

操,妈了个x的,还有敢关闲事的啊!背后传来阿黄骄横的喝骂声。李三儿把孩子递给那女人,刚去捡地上的背包,后背就重重挨了一脚,一个趔趄,下河了。哦,咱们的李三儿被偷袭了,回过神时,已站在齐腰深的水里。也就在这时,一伙东北口音的汉子们已经和阿黄他们接上了火。哦,那个黑大个,也就是后来李三儿的东北大哥,可真能打!一拳打在阿黄脸上,不对,应该是砸在阿黄脸上,阿黄立马就晕倒在地。其余几个小混混腿快的就跑了,腿慢的如阿黄一样。最可乐的,后来大家吃饭时每每谈起,捧腹大笑的是,当时黑大个抓起一个刚要逃跑的混混朝桥下扔去,兄弟,这个是给你的!

兄弟,多谢了,害你被踹河里。黑大个攥着李三儿的手,很诚恳,我们从连城来看风筝的,表妹一家走得慢,落后面了,没想到出这档子事 。

我没事,大哥,真的!

派出所来了,勘察现场,询问目击者,是非曲直一目了然。

二。

石英强,石老大,人称之为大石头。个头大,一米八多,国字脸,络腮胡 。力气大,酒量大,二斤酒。当然,他的胆子,哈哈,就不用说了,下文自有交代。

石英伟,石,小石头,二十六岁,的技术那是一流的,当然喽,出老千不被别人发现才是真理。

王飞,白白的圆脸,不笑不说话,那人前人后的特会来事。尤其喜欢在电脑上和人家聊天,有女的给他打钱、寄衣服过来,确有其事。李三儿对他是有点不屑的,喜欢就认真些,何必三天两头的换呢?

陈晓东,二十刚出头,一身的腱子肉,留着个光头,活脱脱一个少林武僧。是石老大唯一一个从家乡带出来的兄弟。

王剑臣,鞍山人,32岁,西装革履的。用他自己的话说,咱和你们不一样,咱板正人啊!哦,是的,就是光说板正话,不干板正事的板正人儿。

围绕在石老大身边的人太多了,前言勿赘,后面遇事就叫他们一一出场吧。

李三儿和石老大到连城县来,是仔细考虑过的: 正好散散心,全当旅游,便隐瞒了自己的真身份,只说自己叫李三儿,临沂人,在家里没出路,到潍坊找点事情做。一面之缘,石老大之所以把李三儿带在身边,一是看中这小子仗义。二是看中这小子的身手。以他多年的经验,这个不到一米七的小子是个会打架、能打架的、敢打架的主:在水里,用手指攻击对方要害、又不致对方于死地,简单又直接。哈哈,老子收定他了!后来一连串事件也恰恰证明自己没有看走眼。

连城县,是潍坊的下属县,紧挨着。它有华北地区最大的劳务市场—连城人才市场,为连城和附近几个县市大量劳动力。每天有近万人在市场觅活。大到盖大楼,小到掏厕所、通下水道、到大棚里摘黄瓜、摘西红柿,高端、低端人才都有,套用现在的话说。但有一个条件,到点下班,付,不管活干完没干完,不脱不欠。活没完,自己第二天早晨再到市场雇人。

人才市场在连城县的西北部,两条街,珠宝一街和珠宝二街。一街是县城三条主干道之一,宽阔、整洁,两边商户林立。早晨没有从人才大院找到活的人,就分散在一街等活。往东 100米就是珠宝二街。二街有意思,北段是小饭店、劳保用品店所在地,开得是密密麻麻。

李三儿的江湖生涯也就跟着石老大,围绕这人才市场展开了 。

三。

来连城县没几天,见过了圈里圈外的几个头面人物后,李三儿就由老大带着开始正式上工了──到威海一家盐场要账,13万。20多名务工人员拼死拼活两个月的工资,给了三分之一后,再无下文 。工头拿着欠条到张老板家讨薪,被打得血头血脸。两辆车,一辆普桑载着李三儿和老大一伙,一辆昌河面包车载着工头他们几个人。

三儿,害怕不?

石递过来一支烟,又给了陈建东一支。

哈哈,这事怪大么?李三儿明白,这次老大带他出来,就是给自己喂胆的。

操,二哥,不厚道哈,撒烟也不给我一支。开车的王剑臣有意见了。

你逼养的好好开车,不抽死不了你!石老大正想着事情被打扰,心生不快。

嗯呐,老大教训的是。 是的,老大就是老大,王建臣这一点比较有分寸。

听好了哥几个,三儿、晓东和我,带着工头他们几个人到他办公室,和剑臣在车里等着。

大哥,到他家去效果好一些。李三儿吐了一口烟。

呵,三儿,说说你的想法。

大哥,咱这次来是要钱的,不到万不得已不动手。那姓张的老板再有钱再,他也是有老婆孩子的,也是有牵挂的,大家都懂的是不?

哈哈,行啊,三儿,看不出,脑瓜壳子不笨石对三儿的话很满意。

嗯呐,就按三儿意思干!石老大回转头用手拍了李三儿肩膀一下,表示认可。他打心眼儿里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刚收的山东小弟。

一切按设想的那样。

张老板带着几个小弟急匆匆赶回家。做为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当然有些势力 。

妈了个逼的,是谁啊?吃了豹子胆了,敢到我家来撒…最后一个字还没来得及出口,刚进屋的张老板就被李三儿扔出的烟灰缸击中面门,陈晓东一把薅住头发往前一带,张老板一个趔趄,躺下了。身后的几个小弟有的慌张、有的刚要发作,就被石和王剑臣手中的刀请进了屋内。墙角上,张老板的老婆浑身哆嗦,脸色苍白。

整个打击过程用时不到30秒,石老大非常满意。

张老板,不仗义!今天我那些穷弟兄们的血汗钱必须拿走!

石老大目光如炬,盯着张老板死灰一样的双眼。刚才的嚣张已全然不见,他自然知道,今天是碰到硬茬了。嘴里、鼻子里都在流血,霍霍地疼,刚才的一记烟灰缸把他砸懵了。

大哥,我现在真的没那么多钱,要不…要不先给一半,行不?

行!一半就一半,你那辆奥迪100我先开着,等你整够钱,到连城取车。

大哥…大哥我…。

别磨叽,同意还是不同意?石老大当然知道他的小算盘。看着半躺在地上、脑袋下垂的张老板,心里闪过一丝冷笑。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报警。就说哥几个打你了!我们进拘留所呆几天,出来再找你拿钱。老子告诉你,听好了: 大钱,是你挣的,但不一定是你花!反正你家、你、你老婆孩子我们都记得!

这句话是最要命的!

大、大哥…我懂,我、我明白。

张老板已彻底放弃,放弃不切实际的想法。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赶紧掏钱,打发这帮人走,求个安稳!

大哥,您、您稍等会,家里钱不够,我去、去再借点哈。

毕竟是见过些市面的,回过神儿来的张老板女人立马给自己男人解围。还用借吗?她自己卡上的私房钱就10多万,何况这家底的钱都是自己保管。

还算顺当,13万,四六分成,这是规矩。何况王飞和王剑臣最后又多要了八千,要得理直气壮。

你们家13万放银行一年多,银行不得付你利息!操,还生意人呢,脑子笨得跟猪一样!

呵呵,说来也有些道理。

四。

鬼子,梁国柱,连城县一个乡镇来的,投奔县城一个姓孙的老大。

李三儿要感谢他!

李三儿早起和陈晓东晨跑,跑完就好到一家山西人开的小饭馆喝粥,中午有时到那里吃刀削面。手艺好,味道足,回头客自然多。老板姓文,长李三儿两岁,整天笑嘻嘻的,待人和善。文老板老婆郭莲,人才中等偏上,嘴特会说,说得客人心里暖和,让那些身在异乡谋生活的人到店里真有回家的感觉。李三儿惊讶的是,有次店里客人不多,文老板一个人就应付得了,郭莲在埋头看书 ─《平凡的世界》路遥写的,三儿最喜欢的一位作家。

读书,是通向高贵的最低门槛。

李三儿喜欢和读书的人做朋友,不要误会,和男女之情无关。

文哥,咋了是?和嫂子吵架了?李三儿一进门就感觉气氛不对,没了往日的热情劲儿,这两口子。

没事,三儿你坐,先喝杯水,面一会就做好。郭莲眼睛红红的,哭过 。

哥,到底咋了?你说。墙角没扫净的碗碎片引起了李三儿的注意。

鬼子来过,吃完饭没给钱,好多次了,今儿你郭姐要钱,被煽了一耳光,还…还被这摸了一把,我…我要杀了这个!这个老实善良的男人今天终于忍不住,抱头蹲在地上哭起来。

郭莲看着自家男人苦楚,泪水哗一下又出来。

哥,姐,我知道了 。

这顿饭,无论如何是吃不下了。

李三儿童年时尝受过被人欺侮的滋味:屈辱和无助!11岁时央求父亲送他习武,为的就是以后不受欺负。父亲答应了,条件是不能耽误学习。除暴安良,还达不到这个觉悟。但今天郭莲姐受欺侮,三儿感觉就是自己受欺侮了,牙齿咬得个蹦响。

鬼子,还真就带人来了,10多个。

在这连城县,孙老大也是排名前三的大哥,有大哥罩着,得意洋洋与他而言是必须的 。

但他忘了,行行有道,欺侮弱小,必遭同行人耻笑。

他不知道,今天他要面对的是李三儿。

他更不知道,他要面对的是以石老大为首、异军突起、日后要纵横连城的东北军团!

是啊,湖水太深,这样的纯,也不配知道。

单挑!见真功夫 。合李三儿的意!

单挑就单挑!鬼子丝毫不把这个矮瘦的、只是目光有点犀利的小子放在眼里。

啊哒。

随着李三儿一声尖利的呼啸,战斗开始。是的,如果说传统武术给了李三儿强健的身体和自尊,那么李小龙的截拳道和快、准、狠的武学观点,则赋予了李三儿强大的攻击力和无所畏惧的勇气。

快,再快,必须快!

准,必须准!

狠,再狠,必须狠!

李三儿清楚,如果不这样,最先倒下的,一定是自己!

一声呼啸,伴随的是右腿内鞭腿,踢向鬼子的。

没击中!

不要紧,李三儿右腿落地同时,身体已转向,背对鬼子,鬼子见有机可乘,猛扑上前,裆部却突然感到要死人的剧痛 。

是的,李三儿背对鬼子,身体前倾,但左腿没再旋踢,而是借起腿的顺势,直接向后弹去,简短了攻击距离,加快了攻击速度和隐蔽性。这招,最大的欺骗性就是把后背全部暴露给对手,而攻击的目标却是对手的小腹或裆部。这招,已用过无数次,十有八九跑不了。

鬼子显然不能适应李三儿的打法。以前都是他用拳头或是家伙眼儿打别人,甚至别人一听鬼子的名号就不敢和自己打了。今早晨邪门,一声尖利的呼啸就让自己懵了一下,明明对手背对自己了,大好时机了,却冷不丁裆部遭此重击。

容不得鬼子想那么多。

呼啸声连绵不断,李三儿骑在瘫倒在地、痛苦不堪的鬼子身上,把他当成童年时欺负自己的高年级学生,肆无忌惮地发泄着愤怒!

一般情况下,对手倒地,无力攻击时,李三儿的攻击也就停止,给对手保留最后的尊严,输了功夫,但不能输人。宫本武藏、带子雄狼─拜一刀,他们就是这样做的 。但今天不行,鬼子压根就是一个纯,必须打服他,摧垮他的精神!

哦,鬼子是完全垮掉了,他已半睡半醒。

鬼子有个小弟刚要拿棍子砸李三儿,王剑臣手中的镐柄棒已飞到头上,呵,倒下,应该的。

行了,三儿,别给整死了!

石今天带队,李三儿的表现让他欣喜和惊讶。以前听哥说起三儿会打架、能打、也敢打,不以为然,今早儿倒是真见识了。

这练过的和没练过的就是不一样,。

石、王飞、王剑臣,陈晓东他们的脸上笑开了花。自己的兄弟,打架赢了,赢得名副其实,高兴,想大哥也一定高兴的。对了,石老大没来,故意的!一是他觉得自己兄弟不会给自己丢脸,不管是单挑或是群殴。二是以后处理此事时自己也有个托辞: 啊!有这事啊?我事先不知道啊。

呵呵,老大,不是谁都可以做的。

没人报警,报警就是彻底上岸,彻底认输,从此江湖的一切与自己无关 。

这是鬼子和他背后的大哥无法接受的,虽然鬼子这次栽在李三儿手里 。不怕,江湖自有江湖的法子,打不过,躲不开,就苟合。半个月后,鬼子出院了,由连城的一个派出所副所长出面,把石老大和孙老大约到县城最好的饭店漫巴黎谈了谈这件事。石老大象征性地拿了1000块钱,给鬼子做医药费,算是给了孙老大一个面子,也给了那个副所长一个面子。

文哥和郭莲姐的小饭馆从此平安无事,去那里吃饭的人越来越多,尤其是东北人。

对李三儿,两口子自是感激,感情也越来越近。郭莲有时给丈夫买衣服,不忘给李三儿买一件。她总觉得这个和自己一样喜欢看书的人,不像是个道上的人,说不出啥原因。

看,那个就是快腿李三儿,石老大的小弟!

这不大的江湖,传得很快。

那,更大的江湖,会是个什么样子呢?

李三儿的心,似乎越来越野。

五。

颜老大,颜世杰,吉林白城市人,40岁,长石老大三岁。《少林寺》里的秃鹰啥样他就啥样,秃鹰是演员计春华化妆演的,颜老大不用化妆,准确讲,秃鹰贼像他。他10年前刚到连城时,也是到市场卖苦力。因脑子好使、心狠手辣,被潍坊市里一王姓老板看中,彼此扶持相助,如今也是身价200多万的主儿,有自己的建筑公司。与石老大石英强有缘,在争夺人才市场二分之一控制权的过程中,俩人相识。石英强强悍的战斗力完美诠释了什么是东北虎,什么样的男人才配得上叫东北汉子。

彼时的石英强刚从里出来,身边只带了陈晓东,姑家的小表弟,来投奔三年前到达连城的弟弟石英伟。石英强16岁,上高二,因感情问题,用水果刀误伤情敌致死,在里面蹲了10年。30岁那年,大丫头三岁,儿子刚100天,又进去了。与人争沙塘,打折对方一条腿,判4年。期间因殴打狱警、越狱未遂,再加4年,外加大腿、上的两处枪眼。刚爬上围墙的铁丝网,狱警喝令下来,他不下,就给了他两枪。加刑后,学乖了,研究起来了,让人大跌眼镜。

后来一次饭后闲聊,石老大不无得意地说: 我当时就是突然想知道,他老人家,是怎样在极端艰难、困苦的情况下,不但生存下来,而且还发展壮大起来的。事实证明,他老人家的游击战术、农村包围城市的理论对我们来说是贼有帮助了。

看着他一本正经、手舞足蹈的模样,满屋的人笑得肚子疼。

你们这伙逼养的,不许笑,听的话,永远没错!

说完自己噗嗤一声也笑了。

笑声背后,李三儿明白了: 一个一手拿刀、一手捧着书本的老大,别人很难战胜的。因为他不但有超强的执行力,还会思考、会分析、会总结。

颜老大清楚,像大石头这样的人,早晚要自己做老大的。此时帮他一把,总比以后锦上添花的好;再者,都是东北人,地域上的原因也必须和他走得近些。因此对大石头是有求必应,要钱给钱、要人给人,这些,大石头是记在心上的。恰似当年上海滩的黄金荣和杜月笙呢!

漫巴黎。

连城县最好的综合娱乐场所,一楼餐饮,二楼洗浴、足疗,三楼KTV。

能在漫巴黎请客或是被请,那是倍有面子的事。老板杨德志,浙江温州人。都说天下行商看浙江,浙江行商看温州,这话是有道理的。五年前当地级市才刚有KTV时,杨德志就在连城开了第一家KTV,以后逐步阔大经营范围,达到今天这个样子。日进斗金不敢说,但那钱啊,平常百姓是想都不敢想的。

但最近杨德志要把这贼好的生意转出去,因为他要出国了。是的,家族里的人去西班牙、意大利的越来越多,发展的空间和氛围,都很好。

听到的各路人马是跃跃欲试,志在必得。仿佛明天那钱就哗哗流进自己的口袋。城南做副食品起家的刘家,城东搞汽车运输的王家,城西做高利贷生意的马家,人才市场上开宾馆和洗头房生意的孙家…其中刘家、马家、孙家按综合实力是一、二、三位的。

石老大对漫巴黎也是很热心,甚至要超过任何人。替人要账太辛苦、刚组建的建筑队临时还没见到多大效益,要是能把漫巴黎夺过来,那兄弟们和自己的日子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如何操作,是要动一番脑子的…先找颜老大商议下。

是啊,就在石老大动脑子的时候,刘家和马家联合起来对他动起了脑子。风声传得紧,大石头石英强对漫巴黎最感兴趣!大石头难对付他们是知道的,但他们更愿意相信强龙不压地头蛇在当地,两家都是声名显赫,黑白两道通吃的主,两家联合必定拿下漫巴黎,合作经营。至于大石头,先把他的小弟搞一下,让他知难而退,不要自讨没趣。

然而,也就是因为他们的自大和短视,低估了大石头的决心和力量,造成了日后自己江湖地位的下降、大石头真正成为纵横连城的江湖一哥。

石打牌去了,老大带着陈晓东去找颜老大。王飞呢?哦,又到洗头房找女人去了,他习惯了。

三儿,走,刘刘善刚派人请咱们到海鲜楼吃饭,车就在楼下等着呢!

李三儿正半躺着看书,就被王剑臣拽了起来 。李三儿不会喝酒,只会抽烟,本身性格也不适合酒场上的你来我往、或真或假的那一套。

无奈王剑臣上了海鲜瘾,非要去吃,还把偷拿老大的一包好烟塞给了李三儿。烟,对李三儿可是有诱惑的啊。

房间里,刘老大刘善坤,刘善刚,马老大马西林和一帮弟兄们围桌而坐。满桌的菜,海鲜的味道飘满屋。

各位老大…。

刚进屋,王剑臣最后那个好字还没喊出口,一记闷棍砸在脑袋上,旋即就晕倒在地,李三儿也是,但腿上比王剑臣多挨了一棍。又被袭击了。晃晃悠悠地倒下,李三儿依稀看见有人拿枪指着自己。正确,刘善刚拿枪的。

妈了个逼,你不是啥快腿吗?现在快一个给我看看!快一个啊。

说着又朝李三儿的脸踢了一脚。可怜三儿头上、脸上,就是血头血脸了。对方说啥话,模糊不清。

回去告诉大石头,不要再打漫巴黎的主意,否则连城容不下他!

等石老大和颜老大等一干人马赶到医院时,李三儿和王剑臣还在中,头、脸缠满绷带,血渗红了绷带。

石老大,这个黑塔一样的东北汉子,失声痛哭。哭自己没保护好朝夕相处、出生入死。

的好兄弟,哭他们差点被人打死,遭受这样的罪。最心疼李三儿,一年多了,只在八月十五和春节回过两次家。那样瘦小的身体,多次随自己冲锋陷阵,没让自己失望过。

他比谁都明白,有钱人家的孩子没有出来混社会的,李三儿定是遇到了什么过不去的坎了,虽然李三儿从不说。而今晚差点把命丢了。呜呜呜。

石老大这一动感情,满屋子的弟兄也都泪眼婆娑。

我去杀他们全家!陈晓东哇哇大哭。他和李三儿关系最好,李三儿经常帮他纠正攻击动作,告诉他一些攻击的要领。

石头,我颜士杰站在你这边!弟兄们都不要哭了!

颜老大此时必须表明自己的态度和立场了!

唇亡齿寒的道理他是明白的,万一大石头斗不过刘、马两家,那下一个遭殃的可能就是自己。

三天后。

同样是傍晚时分,同样是海鲜楼,同样的房间,同样的一桌菜。所不同的,连城大小老大都来了。所不同的,今晚是颜老大做东。刘、马两家只知道大石头石英强向自己示弱、退出漫巴黎的竞争。其余几家老大也是如此。

但真实情况是这个样子的。

我们!冲门而入的石老大、石一人一杆双管猎枪,朝对面墙上连开两枪。王飞、陈晓东兄弟二人冲向刘善刚,一脚连人带椅子踹翻在地,没等他回过神来,陈晓东手里的斧头就狠狠向他撑着地面的右手掌劈去。

唉哟刘善刚惨叫一声,三根手指没了!

刘善坤来不急心疼弟弟,因为大石头的猎枪就抵在自己的胸口上。

石的枪抵着马西林的脑门,脑门上流下冷汗。

哦,当所谓的老大遇到以命相搏的人时,他就是一般人了,甚至连一般不如。

你两个逼养的听着,漫巴黎必须是我石英强的,我和我兄弟小石头今天拿命来换。你们要是想要,拿你们全家人的命来换!

刘善坤和马西林已无力回天了,他们真的害怕这两个虎狼一样的东北人扣动扳机,把自己送上西天。他们也知道,今晚着了颜世杰的道,但,那已经不重要了。

高手过招,致命的是精神上的摧残。

六。

漫巴黎的重新开业,轰动了连城。

县里、市里,黑白两道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远在的吴家、宁夏的兰家、黑龙江的杨家,江苏的曹家都来祝贺捧场。人手不够用,就从市场上雇工,一天两顿饭,活不累,就是引导、看管挂着各省牌号的、叫不上名字的轿子车,200块钱,比平常高一倍,开业,高兴啊。

哥,你真!这么多人来给咱捧场王剑臣对老大佩服得五体投地。

小崽子,你懂个屁!这官家的人,给咱面子,是有时能用到咱们。道上的朋友,一部分纯粹就是相互长脸。一部分,确实和咱关系好,有感情。在时,他们有的有恩与我,有的我有恩与他们。

哈,今天高兴,送走了所有的客人,石老大在自家酒店的饭桌上又对他的小弟们进行思想教育。

永远记住!石老大喝口酒。把他蒲扇般的大手一挥。

英国的丘吉尔说过,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哥,有永远的女人不?王飞插了一句。

滚犊子!你逼养的天天想女人,早晚死女人手里。哄堂大笑。

追随的小弟越来越多,人才市场上,800多东北汉子就是石老大的人才库。他们也不用问石老大要吃喝,有手有脚,自己养活自己。石老大就是他们的骄傲,他们的主心骨。

除了漫巴黎,石老大的建筑队也逐步走向正轨,开始盈利了。假以时日,改为建筑公司,必须的。

为防止安逸享乐,每天5公里的越野跑石老大是亲自带队,雷打不动,就是他亲兄弟小石头也不例外。是啊,这伙人是他最贴心的兄弟,还有好多福他们还没享,还有好多事等着他们去做,得好好看着他们,好好活着。

一晃快三年了,李三儿心中的苦茧慢慢羽化,成蝶,飞走。

虽然住进了漫巴黎,但李三儿没忘常去看看文哥、郭莲姐,经常给郭莲带几本书。他们家的店,就是他灵魂歇脚的地方。李三儿的真实情况,也说给郭莲听。

哥,姐,我可能快要回家了。

啊,啥时走,几时回来?文哥以为李三儿像上几次那样,只是回家看看,过几天再回来。

三儿,几时走,跟姐说声,姐去送你。

两三年了,郭莲已把他视为自己和丈夫在异乡艰难生存的依靠,灵魂的共鸣人。一听说要走,郭莲心里五味杂陈,心里纠痛。

孩,要不咱们也走吧,孩子大了,该上小学了,回去,就在县城开个店,看孩子上学,中不?

中,你说了算,呵呵。

文哥善于做活,不善于谋划、拿注意。

不是,姐,你们这干得好好的,走啥走?我走是因为想家了。

三儿,我和你文哥在外面也5,6年了,也想孩子和父母,再说,孩子上学是大事,耽误不得。

哦,是的。

如果,如果李三儿不走,兴许可以再多干一两年,郭莲就是这样想的。

饿了吧,饿了叫你文哥给你做碗面。

嗯呐,姐。

和石老大他们这三年,李三儿的东北话是说顺了。

饯别宴。

在漫巴黎最豪华的巴黎1号进行,颜老大夫妻俩、文哥和郭莲姐也来了。酒精过敏的李三儿也开喝,喝啤酒。所有的人,喝着喝着就哭,哭完接着喝。

李三儿说出自己的真实情况后,除了文哥和郭莲姐,所有人大吃一惊,仿佛李三儿是天外来客。石老大抱着李三儿嚎啕大哭。

三儿,你个逼养的心太硬了,你有啥心事不能对哥说呢,你瞒了我三年多啊,呜呜呜…。

不哭了石头。三儿不说有不说的理由。颜老大擦擦眼睛。

不过啊三儿,哥劝你几句,凡事要看开些,不要太执着,否则吃亏的是你自己。

嗯呐,哥,我记住了。

三儿,你手散,以后在花钱上要控制下。郭莲姐说话不紧不慢,永远那么好听。

嗯呐,听你话,姐 。

三儿,你可不要忘了我们啊,呜呜呜…陈晓东,王飞,石,王剑臣抱着李三儿又哭起来。

第二天早上5点,郭莲就来到漫巴黎,送给李三一身新衣服,一个新钱包,包里给装了3000块钱和自己的家庭住址、电话。

三儿,好好活着,别忘了姐哈!

说完转身就走,她怕李三儿看见自己流泪的眼。

李三儿的眼泪已然滑落。

石老大他们从楼上下来了,脸色庄重。

三儿,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以后大哥不在你身边,自己多保重!这是我在老家时办的电话号码,只要你有事,一个电话,哥几个就是在天涯海角也会赶到,记住啊三儿,我们是兄弟!石老大把李三儿抱了又抱。

三儿,这张卡是老大给你办的,里面存了30万,密码是你名字缩写加你的生日。这一张是哥几个给你凑的,一共4万,密码一样。石往李三儿兜里塞了两张卡。

哥,我不要那么多钱,我回去上班有工资的 。

拿着,30万是你应得的,那4万是弟兄们的情义。

石老大说完坐在大厅的一张沙发上,脸色黯然。

一直送到潍坊长途汽车站,石老大没来,他不忍李三儿的离去。

哥,保重!别忘了我们啊!

陈晓东追了汽车好远好远。

李三儿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时间真快,16年过去了,你们在他乡都还好吧?是不是有时也会想起我?

哦,我的东北老大,我的连城岁月…↗↗↗。

2017.12.27。

酒泉牛皮癣医院咋样
江苏治疗男科费用
青海癫痫病医院地址
相关推荐
我喜欢夜

夜!我喜欢夜,喜欢群星璀璨,月光莹莹。喜欢靠在周星怀里,听着他低声说着笑话。 周星是我的男朋友,...

情感 · 2020-02-24 09:17:04
Pai酱毕业啦

Papi酱毕业啦!穿硕士服拍照清新如画Papi酱毕业啦!Papi酱毕业啦!Papi酱毕业啦!  明星网资讯,7月6日下...

情感 · 2020-02-24 05:18:06
刘欢女儿刘一丝近照曝光

刘欢女儿丝丝近照曝光 金发红唇显狂野(图)刘欢女儿丝丝近照  日前,刘欢女儿刘一丝近照曝光,24岁...

情感 · 2020-02-24 04:23:08
天道编程 第一五二章 我想将天龙世界现代化

天道编程 第一五二章 我想将天龙世界现代化看着下面几万号江湖人物,萧易很满意!有情有义真汉子!能...

情感 · 2020-02-24 01:48:56
我刚从车里下来还不等车门关闭

我刚从车里下来还不等车门关闭,就听见路边有妇女的喊声:“油桃油桃,利核油桃;树上不结果,店里没...

情感 · 2020-02-24 01:35:19
内地跨年晚会既不用赶场

明星跨年身价曝光 王力宏要200万罗志祥170万王力宏(资料图)10月12日电 据台湾“中国时报”消息,...

情感 · 2020-02-24 01:29:00